專訪/王可元荒廢2年有嚴重社恐 才走到巷口就不能呼吸

專訪/王可元荒廢2年有嚴重社恐 才走到巷口就不能呼吸

兩大日系甜點春節禮盒首發!「楓糖男孩」有台灣限定款

王可元休息2年多,重回演藝工作。(粘耿豪攝)

人 皇

王可元在《美食無間》頂着金髮,大啖美食。(摘自《美食無間》臉書)

双双入围 宇宙人揪HUSH吃好料集气

王可元曾感到不被需要,患上嚴重社恐。(粘耿豪攝)

王可元學會爲情緒找到出口,心態也更開放。(粘耿豪攝)

董軍任中國防長 學者:重點工作在推動軍事外交

仙界歸來 靜夜寄思

王可元在《美食無間》頂着一頭金髮飾演科技罪犯,是王柏傑的靠山。他演過的角色除了《我們與惡的距離》隨機殺人犯,還和莫子儀在《樓上的房客》有男男牀戲,還有跨性別變裝皇后、小兒麻痹情慾作家等。在外界看來尺度、難度都很大,但對他來說最難演的反而是最貼近日常的角色,「有生活感、通俗的角色,很貼近大衆,這最難。」曾有8點檔向他招手,他也因此婉拒。

陆双巨头专利大战! 遭华为告侵权 小米回应了

王可元的生活狀態就像自己處理過的角色,工作時他無所畏懼,但一下戲迴歸平凡,反而無所適從,他曾在工作一整天后回家,收到一位影評人私訊寫道「我剛看了你演的一部戲,你演的真不好。」雖然影評人也給出很多表演上的建議,但對陷入低潮的他來說,無疑是不小打擊。

他的狀況越來越糟,2020年先是沒了經紀人、戲約開始不順,他突然感到不被演藝圈需要,加上疫情爆發,他無法再承受更多外界的聲音,「那時只覺得我受夠這一切了,像我們這樣的人不容易被社會接受,主流的人會找主流的人合作,他們根本不需要我。 」

美堕胎权争议 责任丢给州 异地医疗夯

王可元推掉不少演出機會、連辛苦經營的粉專也停更,還患上嚴重的社恐,他形容自己的人生荒廢了,最差時會把所有朋友的關心都當成惡意,「朋友問我『你還好嗎?』我會想所以你覺得我有多差?這句關心讓我很窒息。」他把自己關在家裡,最多隻能走到家外面的巷口,就會感到不能呼吸,便趕快折返,日復一日過着叫外送的日子,「只有在家才能感到安全、自在。」

後來他去做心理諮商,發現過往的自己太習慣把脆弱丟給身邊的人,這不僅無法獲得情感連結,還會讓人感到害怕,「如果我直接跟導演、監製說我過得不好,他們會害怕,會覺得你連自己的情緒都沒辦法處理好,找你演戲是不是會不穩定。」

王可元把心態調整好後再回來演藝圈,現在他不輕易顯露脆弱,但懂得替情緒找其他出口,像是飛出國找不同國家的陌生人打排球,「很自在、也不會尷尬,會用簡單的泰文或韓文溝通,不行就講英文,他們都很活在當下,聊生活瑣事,這對我是很好的排解。」

讓肌膚找回青春輪廓!嬌蘭從蘭花萃取推升級香檳泡泡瓶

酒店供应商 会做菜的猫

他自嘲自己更「入世」了,雖然社恐症狀還是在,要出門工作前得先對自己信心喊話,有時拍攝工作太累會不小心垮臉、不自覺脫口說:「好想回家。」嚇到工作人員,但他會以開玩笑、輕鬆的方式帶過,也讓自己保持敞開,「不要跟錢過不去,有存款纔有更多選擇,8點檔、BL劇可以的話也想試試看,總之願意面對就長大了。」

诈骗猖獗 行政院副院长郑文灿:减少诈骗 恢复人民生活安全感、信赖感

「夜猫子」不一定死得早 致命因子是这两大杀手